da42bbe9-794f-4d95-a0df-2bc34cac3f62.jpg  
稻草人舞團2017年度製作《深淵Abyss》主視覺海報,
北中南巡迴場,台中最終站是12/1~2日,把握機會進場看表演!

今年似乎是稻草人舞團最忙碌又豐收的一年,
除了稻草人舞團本身年度行程演出,
以及一直以來稻草人舞團用心經營推廣講座除外,

藝術相關單位的邀約也不少,甚至新銳導演拍紀錄片找上文老師當主角....
這麼繁忙的日子裡,文老師還是充滿創作的能量,讓我深感佩服!
老師擅長以文學大作轉換舞蹈用身體語彙與文學對話,
2017年度製作《深淵》以尼采的文章為靈感,
創作出舞蹈與音樂、燈光結合的驚人作品。


有趣的是舞作以橡皮筋占滿整個劇場,一條一條的懸在空中,
踏進劇場時,突然讓我想起好幾年前在《足in‧豆油間》,
看過老師也是以橡皮筋為主要素材的創作表演,
看來文瑾老師不只鍾愛文學創作舞作還喜愛橡皮筋這項素材呢!

18359312_10155789077376639_8688019806748618005_o.jpg  

「我們皆受困在同一個深淵,奮力爬出卻又懸於其間
始終掙扎於選擇持續攀升,或是墜回深淵的衝突裡」
這段話是《深淵》舞作整個架構,從舞作反思我們現代社會的各種現像(怪象),
有意思的是這《深淵》一開始不是用人類角度來詮釋整個舞作,
而是從猴進化到獸類,是一個階段,雞(禽類)到人(人類)又是另一個階級。

 

23131012_10155089618227654_7617543196144296792_n.jpg  
23319250_10155089618282654_6259769231304540386_n.jpg  
舞者不管詮釋獸類、禽類都好傳神,真的很厲害!

 

一開場舞者從我座位身後跳躍,
我心想...老師你這是《今日事件》plus版嗎?哈哈
每個舞者從觀眾席後面跳躍出來後,以猴子姿態出現在舞台上,
頓時變成四肢腳的獸,
一開始他們是互相依附著,
框在白色橡皮筋串連而成的框架裡,往上看像是在掉在深淵裡,

一個一個想攀爬而上,當舞者佩珊老師好奇發現吊在空中的褲子,
想要跳脫這個深淵,
奪取後好一回才找到對的位置套上,
宛如著已有自我意識下的轉換過程,

於是從四隻腳變二隻腳,努力振翅自己身上的羽毛,
四周圍繞著猴子的舞者也有樣學樣,於是展開另一個階段禽類的演變。

身體充滿勁力,用猛烈的姿態下,開始有了鬥爭、佔有、掠奪,
儼然已經是個社會體系下的現象,
但這時還有受困在深淵裡,在鬥爭下掙扎著,
努力爬出深淵卻又被佔據、踩在底下,無限的掉進深淵底下....

然而詮釋這段掉進深淵的掙扎,是文謹老師,
當我看到舞者踩在文老師身上,
詮釋犧牲別人以達目的地的糾葛表演時,
我好心疼呀!因文老師之前排練《深淵》時,不慎拉傷腰,
在台北演出更是把醫生請到實驗劇場裡,
是帶傷表演,簡直拚了命在燃燒自己的生命,
看這段表演眼眶溼了一半,好擔心老師的身體,
我甚至表演結束後,不敢去找老師,我怕我會在老師面前哭出來!

22999968_1897908110222608_492109542948022625_o.jpg  

舞者從禽類的社會體系到人類的姿態出現,又是另一個轉換過程,
佩珊老師是整個舞作的牽動者,她引領其他舞者從獸類到人類的演變,
當佩珊老師帥氣的穿上一身白的勁裝,頓時音樂跟著轉換變得好搖滾,
佩珊老師隨著狂樂的音樂舞動身體,舞的好狂,
似乎有種自由的身體中帶有自由意識的概念,
這段表演我看的最過癮,
連我都想跟著老師搖擺搖擺了,
我幾乎隨著音樂在腳下跟著節奏打拍子!
但同時這畫面的另一邊是文謹老師,雙手吊在白色橡皮筋上,
是自由的意識與懸在深淵漩渦裡,相互映出兩種不同命運的走向,
搭配著冷調的藍光與暖色調的對比,讓整個畫面更顯得張力十足!

22491916_10155039832317654_4907800638550759260_n.jpg  
老師這段表演氣場超強大!

23130705_1897908556889230_6515059490345496791_n.jpg  

最段表演時,文老師仍然被綁縛在白色橡皮筋上,一直拉、拖、牽扯,
一回跳躍而上一回掉落地面,一直所處深淵中的矛盾與緊繃的過程裡,
在混沌的世界裡生理與心理,一直流連,無止盡的輪迴...
相較周圍的舞者輕盈舞動身體,是及反差的對比,
這到底是在意自己掉進深淵裡?還是在意他人看見我掉進深淵裡?

23131808_10155089618037654_8124833600825593070_n.jpg  

整個《深淵》舞作裡無論是音樂、燈光、
服飾隨著「獸」、「禽」、「人」演變,

不在中場轉換服飾而是把轉換的過程全當表演的一部分,
再到舞蹈的排列組合,
每個環節都是緊密嚴謹的構思,
非常視覺享受的表演!

這次稻草人再次與音樂人米莎和孟濂〈低音大提琴〉合作,
以《深淵》舞作打造原創音樂,
每回與稻草人舞團碰撞出來的音樂都有所不同,
看表演前已知道現場會有樂手表演,這樣的模式我並不陌生,
剛開始少了點小驚喜但有所期待,隨著舞作的表演,
音樂也跟著出現起承轉合,
但看到表演最後,我突然噹了一下,
驚喜起來,樂手們也是舞作表演的一環,

那他們不就是用「人類」第三者的角度,
看著舞作從「獸」、「禽」、「人」掉入深淵、鬥爭的見證者?

概台南的舞團沒有像稻草人舞團這麼拼命的創作且舞作又前衛的,
真心覺得稻草人舞團可以是台南其他舞團的榜樣了!
也謝謝文老師和珮珊老師,因為老師們我才認識現代舞,
因為老師們我才認識自己的身體也可以舞動的,
體會現代舞是非常迷人的一件事情。

PS.以上照片取自稻草人舞團FB粉絲專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i-jing 的頭像
yi-jing

horse-21

yi-j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