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自稻草人現代舞團

當艾蜜莉‧狄金生與稻草人現代舞團相遇,
也是我從這一刻認識艾蜜莉‧狄金生!

一位著名女詩人,文筆中呈現的悲傷、死亡、生命、靈魂...
有太多不可思議的超現實,三十歲之後逐漸與世人隔絕,
單純過著閱讀與寫作的生活,終其一生只穿白色衣服,
她吸引稻草人舞團的創作概念,也讓我期待收穫到什麼!

當開場音樂一下,
地上漸進似的打出英文字慢慢的越來越清晰,
望眼看去都是以白色為主,地上舖滿白紙慢慢出現蠕動,
是誰?是錯覺嗎?怎麼地上動了起來?
哇!好驚喜的視覺效果,記到我腦子裡了!
文瑾老師詮釋艾蜜莉的一生,
白色的衣服、為了詩而生、為了美殉身,
文瑾老師利用她特有獨特的肢體動作吸引觀眾焦點,
簡單大方、乾淨俐落,乾淨的讓我心中思緒清澈許多!


在來我反覆再想著第二段為何讓我不舒服的地方,
佩珊老師打了電話問我,看完如何?
我笑了笑..不知道如何開口跟老師說第二段的感受,
當然,還是老實說,我一向看待事情是中立的,
不擅長嘴巴甜,只會說出內心的感受,
其實這次的編舞者有三位,而這第二段舞碼的老師我不熟,
而每位編舞者都有他個人風格,
我只能說這位編舞者的風格不是我喜歡的,
但,這隻舞碼有好多撞牆的地方,
有點不知所措的感覺,讓觀賞者也不知所措,
聚焦太過鬆散,
冗長的舞碼需要更多張力才能吸引觀眾的視覺,
免得觀眾視覺疲勞,
這大概讓我看的好不舒服的地方,

其實看得出編舞者有所堅持,但堅持到有點固執,
但,當自己的作品有太多聲音出現時,
其實自己本身已經出現問題,
這讓我想到賴聲川老師所說的話,
他說我們自己一定要拿出「測謊器」,
了解每個評論之中,不管是負面或正面,
哪些話對我們有所幫助,
自己一定要了解,事實上評論最嚴重的人,
有可能是對自己最有益的人,
而嘴巴最甜的人,說最多好話的人,
其實有形無形中都在害我們的人。
沒錯!每個人都喜歡聽好話,但這不見得有所幫助,
接受負面評論是對自己的創作最大動力!


圖片來自稻草人現代舞團


第三段舞碼,編舞者是佳瑩,
這是第二次認真看佳瑩的創作,
她總是能讓我很吸引的去看他的肢體與創作概念,
在這隻舞碼中詮釋艾蜜莉的「花園‧房間‧天堂」,
我喜歡編舞者以獸性和人性的演繹方式,
還有大量利用綠色鉛筆化身草地,象徵飄落的葉子,
當舞者在堆疊的鉛筆上移動舞動著非常賞心悅目,

而房間一角的沙發,是孤獨?靜溢?自身對話?哈...這很妙!
佩珊老師躺在椅子上,她的肢體和沙發在對話,
卻是如此的緊密著,她是沙發?還是沙發是她?

快接近尾聲,以天堂漸漸畫下句點,
以緩慢的腳步回望過去,舞者的肢體是情緒的表達,
很明確告知觀眾者,人生的悲喜交錯!

認識艾蜜莉‧狄金生我還太淺,
應該說我還沾不上邊,
但透過舞蹈去認識艾蜜莉‧狄金生,
是那麼的特別感受,收穫還是有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i-jing 的頭像
yi-jing

horse-21

yi-j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